《川南经济区一体化面面观》(一)争创全省第二经济增长极

泸州市电视台将播出系列报道《川南经济区一体化面面观》,今天播出第一集 :争创全省第二经济增长极 川南用实力说话

在我省的东南部,有这样一个区域:它濒临长江、背靠云贵、携揽成渝,山水相连、人文相亲,文化一脉,历史深厚……这就是川南地区。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作出实施“一干多支”发展战略以来,省委书记彭清华高度重视川南经济区一体化发展,2019年年初,他调研的第一站就选择了川南经济区。 “一干多支”发展战略实施已经一年多,川南经济区发生了哪些变化?一体化格局如何塑造?未来又该如何推进?从今天起,泸州市电视台将播出系列报道《川南经济区一体化面面观》,今天播出第一集 :争创全省第二经济增长极 川南用实力说话。

川南经济区
川南经济区

当前,我国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,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,东部沿海已形成多个万亿级城市群,城市群建设对促进区域内各类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,增强区域高质量发展动力,具有重要支撑作用。因此,深处西部内陆的成渝城市群也需要再造一个拉动力较强的经济区,而加快川南经济区建设正当其时。

作为川渝地区开放程度最高、经济最具活力的区域之一,川南经济区拥有丰厚的物质基础和丰富的人力资源,由自贡、泸州、内江、宜宾4个市、28个县(市、区)组成的川南经济区,幅员面积3.5万平方公里,面积虽然仅占全省的7.2%,但常驻人口超过1500万,人口比例却占到了全省的18.7%。

自古以来,川南还是承载着巴蜀文化和先进中原文化,向云、贵发散衍生的桥头堡。

 合江县文联顾问赖培东说:“‘夜郎自大’是耳熟能详的成语,但夜郎这个位于云贵川毗邻的高原王国是如何归入汉王朝版图,融入中华民族大家庭··的呢?这要说到一个发生在川南的重要历史事件‘唐蒙通夜郎’,始发地就是位于川南合江县城-长江与赤水河交汇的古巴符关。”

如古巴符关一样,川南有悠久文明的历史。泸州、宜宾按最新学术研究成果,都是先秦古县;自贡是四川省第三个设市的城市;内江,春秋时期就诞生过先进文化的代表人物、孔子之师——苌弘。

川南城市不仅历史悠久、人口密度大,地理上紧密相连,每座城市还都拥有独特的发展模式和城市形象表现。在川南经济区中,泸州的城市人口数量最多、城市面积最大,2018年其中心城区面积达169平方公里、城市人口达161万人,并且,泸州还是作为全省除省会成都之外,唯一的自贸试验区所在地。素有“万里长江第一城”美誉的宜宾则 GDP总量最高,今年GDP在川南四市中增速最快,文化则是自贡最具魅力的城市名片,有盐有龙有灯、有诗有歌有美食的自贡,则一路播撒川南文化的芬芳。甜城内江距离成渝最近,主动融入成渝,相当于抱上两棵大树,有了坚实的依靠。

川南4市经济功能虽有不同,但凝聚起来 合力很大,看四川五大经济区,川南有基础:经济总量居我省五大经济区第二位;产业比重中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50.4% ,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,规模以上企业利润总额等重要指标均居我省五大经济区第二位,川南在全省经济版图中举足轻重。不仅如此,川南经济区还有不可多得的发展条件、机遇优势,“长江经济带”、“一带一路”、“自贸试验区”、“一干多支”等战略为川南送来了“东风”,借力“东风”川南经济区将展翅高飞,最有可能率先成为全省第二经济增长极。

市委党校经济学副教授陈出新说:“从这几个方面归结起来说,川南地区是省委在四川省发展大局棋盘上放出的一个’胜负手’。”

四川省经济研究院院长鲁荣东说:“下一步成渝城市群的建设,会上升到一个国家战略层面,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加快川南一体化发展,为我们推动成渝城市群的发展,成为全国发展的第4级,这方面能够提供一个重要的支撑,推动川南一体化发展就显得尤为重要。”

前进之路,机遇与挑战并存。与先进地区相比,川南还有差距,区域内合作仍需加强,4市经济规模大体相近,发展平均,缺乏龙头,经济区内部,产业同质化竞争趋势明显,产业链相对短,对区域经济发展带动力弱,行政壁垒对区域经济发展和产业链延展有一定限制。

媒体观察:是问题就会有答案,是困难就会有办法,2018年,川南经济区已经贡献了全省GDP的16.2%,未来还将有较大的发展空间。省委加快川南一体化建设的号角已经吹响,只要川南经济区立足优势、抢抓机遇、破解瓶颈、加快发展,目标就定能实现!

本文来自泸州网,经转载后发布,如侵权请联系删除,本文观点不代表泸州城市指南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